021-61318576
当前位置:首页 > 长青新闻News > 长青新闻 >
长青新闻News
长青新闻 021-61318576
壮大周大福,齐名李嘉诚,力助许家印,传奇富
来源:投资中国网 发布日期:2016-10-06

  9月30日,香港传奇富豪、新世界发展名誉主席、周大福集团创办人郑裕彤,于9月29日晚间,因病去世,享年91岁。

  郑氏家族之后对媒体正式发布讣告:"周大福集团及新世界发展创办人拿督郑裕彤博士昨晚因病安详辞世,临终前家人一直陪伴身边。多谢各位慰问与关心。有关葬礼安排将于稍后公布。"

  回顾郑裕彤一生,从13岁进入周大福金店,后又将业务拓展到钻石行业,再拓展至房地产行业,在黄金、钻石、房地产、资本行业运作得如鱼得水。2015福布斯香港富豪榜,郑裕彤以150亿美元的财富,排行第三。郑氏家族也与李嘉诚、郭得胜、李兆基并称香港四大家族。

  有人评价郑裕彤身上具有典型的香港企业家的打拼精神,并且雷厉风行,十分大胆,因此也得到"鲨胆彤"的外号。

  郑裕彤爱好打牌,尤其对"锄大D"情有独钟,这是一种源自香港的扑克玩法,打法是各自为战,以大打小,先出完牌为赢,也叫"争上游"或"跑得快".据网易财经,郑裕彤组织了"大D会",其成员包括中渝置地主席张松桥、华人置业刘銮雄等人。

  2008年恒大香港上市失败之后,资金链极为紧张的许家印寻求各方援手,出手的正是郑裕彤。他与其牌友在2009年恒大香港上市等资本运作上给与许非常大的帮助。郑家纯、张松桥、刘銮雄等在几个月前与许联合出击万科A股和H股,使万科股权之争战局进一步混乱。

  2011年12月,周大福最终在H股上市,为之打拼了70余年的郑裕彤正式隐退。2012年2月正式宣布退休。同年9月,郑裕彤因病入院治疗,此后就多次传出病逝的新闻,但都被证实为假消息。2016年9月29日,这位具有传奇色彩的香港富豪终究抵挡不住时间与病魔的夹击,于香港仙逝。

  以下为中国企业家杂志官网在2012年发布的一篇旧文和整理的内容:

  "十五岁进金铺打杂,八十六岁冲击华人首富",再牛的HR也很难给出这样的职业规划。不过,再多的财富也换不来时光的停滞,当年的懵懂少年如今已是耄耋老人,郑裕彤凭借其顺风顺水的一生,打造了周大福和新世界这两个辉煌一时的明星企业。
 

  「 入赘周大福的顺德小镇青年 」

  1929年,周至元凭借炒金银货币赚得第一桶金,在广州创立周大福金铺。时年郑裕彤只有4岁,还生活在广东顺德县贫穷偏远的伦教镇。周至元一定 不会预料到,若干年后,这个方寸大的金铺会因为这个指腹为婚的准女婿——郑裕彤成功上市,并成为和蒂芙尼、卡地亚等国际品牌分庭抗礼的金字招牌。

  故事放在历史的大背景下格外好看。

  郑裕彤念中学的时候,战火连年使得他不得不放弃学业,全家从广东逃到了澳门去谋生。和李嘉诚的故事版本如出一辙,一样靠老丈人起家,家境贫苦的 郑裕彤15岁就进入周大福打杂。凭借头脑聪颖、勤恳能干,他只用三年就从端尿盆、洗厕所的伙计晋升为柜台主管,并于同年娶了周至元的女儿周翠英,入赘周大福。

  这个大时代下典型的小镇青年,刚翻开其顺风顺水富豪生涯的第一页。

  1946年,香港皇后大道中148号,周大福金行开张。21岁的郑裕彤揣着两万元现金以及24两黄金,开了周大福在香港的旗舰店。又过了十年,周至元将黄金产品生产一并交由郑裕彤打理,周大福也正式进入了郑裕彤时代。

  一晃就是半个世纪。

  直到2012年退休,郑裕彤依然牢牢地坐镇自己当初起家的周大福以及后来主攻房地产的新世界。他的儿子、孙子、侄子、堂兄等数十位郑氏家族成员则先后入主郑氏企业,郑氏家族左手是珠宝,右手是地产,成为数一数二的富豪家族。

  不过,郑裕彤骨子里仍然是那个早年出来打拼的顺德小镇青年,不喜欢穿名牌,有自己的小车,却时不时去"挤地铁",常常在公司吃家常菜做午饭。他对财富总是看得很淡,"多了这么过,少了也这么过。只要是够子女读书,够家中大小两餐,足矣",也曾经跟别人说笑,"你今天许诺将整个汇丰银行给我,又有什么用呢?得个‘看’罢了。"
 

  「 从赔钱卖黄金到疯狂开店 」

  20世纪40年代,在香港做金饰品的业主很多,要在激烈的市场里站住脚非常困难。郑裕彤用的方法,就是今天的一句流行语——细节决定成败。

  当时一般金铺的黄金成色都是99%,即九九金,为了在竞争中取胜,郑裕彤决定首创推出四条九(即含金量99.99%)足金,较三条九金(即 99.9%)含金量更高。

  这个方法虽然立即使得顾客盈门,可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每卖出一两金,都要亏几十块,很多人都反对这么做。但郑裕彤认为这时候 挂牌子比赚银子重要,其中差价的几十万权当做了广告,而买家的口碑是金铺这个行当千金难换的。

  短短两年,四条九金就靠金不"煲水"口口相传,赢得了可观的市场占有率。郑裕彤一鼓作气,在1960年将珠宝行改成"周大福珠宝金行有限公司",成为香港金饰珠宝业最早的有限公司。

  组建公司后,郑裕彤将一部分股份派分给公司元老,将公司的效益和职工的利益直接挂钩。在股权激励的效用下,当年公司的盈利就达到了500万港元。这种"人情味"也成了周大福的企业文化,迄今为止,周大福从来没炒过人。

  20世纪60年代的香港,女人们已经开始关注钻石,郑裕彤也开始关注钻石后面的事。当年唯一拥有De Beers(戴比尔斯)钻石入口牌照的就只有廖桂昌,其他人无法经营。为了取得这张牌照,郑裕彤索性在1964年到南非买下一间有De Beers牌照的公司,此后又购得了多张De Beers牌照。

  1973年,周大福已经成了香港最大的钻石商,从此周大福黄金、钻石 "通吃",高峰期更包揽了全港钻石入口量的三成,郑裕彤成了港岛着名的"珠宝大王".

  香港的市场毕竟比较小,1988年,周大福开始试水中国内地。在郑裕彤看来,每50万人口就可以开一家分店。也就是说,中国13亿人口,保守估计可以支撑2600家店。

  "这可是一个不能松懈的过程,要知道,培养2000多个店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周大福珠宝董事、中国区总经理陈世昌说。

  周大福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在大中华地区的零售销售点将超过2000家,这意味着每年周大福都将会增加200家店面。

  要想开店快,就得有钱;要想有钱,就得上市。

  2010年开始,周大福一边把加盟店的比例从20%上调到35%,一边开始了大手笔的资本市场运作。
 

  「 "鲨胆彤"贱卖周大福? 」

  其实,这些年周大福从未停止借助资本市场跑马圈地的脚步。

  2008年10月10日,媒体报道称周大福将收购豪华腕表生产经销商宜进利(集团)有限公司的部分资产。2011年2月,上海实业控股有限公司称,同意作价40亿港元向周大福出售所持上海四季酒店77%的股权和上海两处地块90%的权益……

  周大福的一笔笔资本买卖,使得郑裕彤被别人说成是"鲨胆彤",是靠投机才做成大事的。郑裕彤却说:"投资与投机是有本质区别的,只有买空卖空才完全属于投机的做法。所以凡事不要过头,不要博尽。"

  只不过之前周大福参与的资本投资,基本上都是"卖别人",这次却是"卖自己".作为郑裕彤家族中最赚钱的生意,周大福一直没有上市。

  郑裕彤选择2011年周大福上市,也有其不得不快步急走的行业和市场背景。

  中国珠宝首饰行业正以每年超过20%的速度增长,2011年的市场零售规模在2010年2500亿的基础上又实现了大幅度增长。行业人士估计,中国将在2020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珠宝消费市场。这样的环境下,企业不进则退。

  更加重要的是,金价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经历了20多年的低迷,终于在2011年左右迎来了久违的爆发性大牛市。从十几岁就开始做黄金买卖的郑裕彤,比任何人都理解这波大行情中蕴含着多少能量。

  "鲨胆彤"在2011年的最后一个月,把周大福推上了香港证券交易所。挂牌首日,股价即以下跌8%破发,这还是在之前IPO定价较低的情况下。现场的记者观察到郑家纯略显不悦,郑表示"上市是心愿,不计较股价高低".

  截至2015年12月31日,周大福在内地零售点总数增加至2317个。提前完成了规划的目标,并成为全球最大珠宝商。
 

  「 低买高卖的商界高手 」

  周大福的上市吸引了众多的目光,也有不少人表示对其并不看好:黄金珠宝业并非朝阳行业,很难有爆发性增长。如果金价下跌,投资者就可能放弃黄金。

  郑裕彤自然理解其中的道理。"所有行业的兴衰都是有周期性的,在低潮时购进,总不会错到哪里去。"这里郑裕彤说的是他的另一大产业——地产。

  郑裕彤不仅擅长在金价最高的时候,让金铺上市,更擅长在市场低迷的时候,大笔投资。

  20世纪60年代中期,香港发生动乱,许多富人都将土地、房产低价抛售,而当时具有眼光和魄力乘机收购的人,后来都成了超级富豪,郑裕彤就是其中一个,1968年,郑裕彤购置的地产最多。

  在香港这个土地资源向来稀缺的城市,地产成为了这个弹丸之地最大的财富来源。既然已经拥有了珠宝店,最好也拥有珠宝店所在的那栋大楼吧。

  1970年,郑裕彤与何善衡、郭得胜等人成立了"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并占57%的股权做了大股东,全面向地产进军。1982年,在香港建成全世界超一流的豪华建筑——新世界中心。

  90年代初,内地投资环境被许多外商质疑,但是新世界又出发了,"内地竞争不激烈,而且项目非常多——不仅仅是房地产,还有收费公路、基础设施和百货大楼。"

  低买高卖是每一个商人都在追求的目标,如果说郑裕彤做得好有什么秘诀,除了本身命好之外,可能还有郑裕彤自己总结的一个原因:"做生意要胸襟广阔,不够阔做不了大事,当然,这个未必每个人都做得到。"
 

  「 富能过几代 」

  香港新世界酒店集团如今的掌门人,是一位年轻的女将——郑裕彤的孙女郑志雯。

  对于晚年的郑裕彤来说,他必然要考虑家族财富继承的问题。和香港、澳门一些大家族财富分配中狗血的内斗相比,郑氏家族的继承则是一幕正剧,少了许多与香港娱乐圈的八卦绯闻。

  例如郑志雯的经历,就十分的中规中矩:哈佛大学应用数学文学学位,主修经济。在加入家族企业并负责新世界酒店业务之前,在一家国际投资银行及国际美资私募股权公司负责地产投资业务。

  郑志雯的父亲则是现任周大福集团主席郑家纯,郑裕彤的长子。郑家纯出生于1946年,从1971年5月起,就加入周大福集团担任周大福香港董事。郑家纯还未退居二线,他的儿子郑志刚就已经迈到台前。长子嫡孙的身份,令他不仅担任周大福集团的执行董事,还将成为新世界第三代接班人。

  这个1981年出生的富三代,并没有像其他香港的富三代一样,和娱乐圈的女明星打成一片,而是娶了一个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金融高材生,用心干事业的决心可见一斑。

  不过,郑裕彤的长孙郑志恒(郑裕彤二儿子郑家成之子)却有点"不走寻常路".

  郑志恒自幼父母离异,与爷爷郑裕彤一起住在浅水湾道大宅,感情深厚,是郑裕彤指定的第三代接班人,不过极有志气的他宁愿选择自己创业。1999年,他与人合作进军网上医疗,大获成功,目前是大中华医疗网Cyber-Medic的行政总裁,身价上百亿。

  就是这么一位商业精英,却难断家务事。就在周大福2011年年底路演的时候,郑志恒的韩国女友在与其吵架后自杀,虽抢救回了生命,却让这个曾传出过与名模绯闻的富家子弟再度陷入舆论漩涡。

  郑裕彤在隐退之际,将郑氏家族产业交给了长子郑家纯掌管。但每次出席新闻发布会,郑家纯被问及最多的依然是父亲的状态。

  "我们不是家族企业,公司用人,能力最重要。"郑家纯一直希望消除外界对公司的固有印象。

  郑裕彤胆大心细。2012年2月,郑裕彤于宣布正式退休时,为了完成顺利交接,就便带走了跟随其打拼40多年的多名老功臣,并重新安排了人手辅助其长子。同时,在几年前也已开始安排其"孙辈"的职务,分散到家族内不同的上市公司中,各有侧重地予以培养锤炼,从而构成多角布局的形式。

  2015年底,郑裕彤将名下6家上市公司股份,全数转予郑裕彤家族基金及周大福有限公司等,金额涉及近40亿元。

  外界认为,股份转手有分身家的意味,令到股份归于家族信托之下,日后分身家时,按信托契约而分配,以防日后出现争产案。
 

  「 力助许家印 」

  郑裕彤与许家印拥有非常深的交情。

  2008年3月,恒大启动全球路演并公开招股,市场对其估值在1200亿-1300亿港元。但金融风暴的不期而至,使得恒大的上市计划搁浅。彼时,许家印及其掌舵的恒大处于断崖边缘——为了上市,恒大此前几年已经在全国范围内铺开了巨大的摊子,资金缺口高达120至150亿元。

  如何弥补这上百亿的资金缺口,成为许家印的当务之急。"当时考虑了很多,卖房子?卖土地?最后确定坚决不卖土地,采取增资扩股的方式在海外资本市场融资。"许家印后来接受采访时的这一说法,也被披露在2009年恒大的招股说明书中。

  真正出手救许家印的,正是勇猛好冒险,外号"鲨胆彤"的香港富豪郑裕彤。由于此前恒大旗下的地产项目开盘邀请过明星助阵,许家印得以认识了香港英皇集团的老板杨受成,并借助杨的人脉,又认识了新世界的郑裕彤、郑家纯父子。

  据称当时许家印急赴香港搬救兵,为了取得郑裕彤的信任,每周都要和郑吃一次饭,并去郑家打牌。他跟郑裕彤玩锄大D,跟郑家纯玩斗地主,有时牌瘾大甚至会玩至深夜。

  "恒大暂时停止IPO后的三个月,我主要的经历都在香港,差不多可以说在那里上班了,瘦了四五斤。"许家印曾对媒体回忆。

  有趣的是,作为河南人的许家印虽然身居广东多年,但当时广东话并不灵光。而出生于上世纪20年代的郑裕彤又不会说普通话,两人语言交流实在困难。不过两位大佬在牌桌却沟通顺畅,玩得不亦乐乎。锄大D玩了3个月之后,许家印打动了郑裕彤。

  2008年6月,郑裕彤联手科威特投资局、德意志银行和美林银行等投资机构,总共斥资5.06亿美元入股恒大。其中,郑裕彤通过旗下周大福以1.5亿美元买入恒大3.9%的股份,成为这轮私募中的领头羊。

  2009年10月19日,恒大在香港举行上市投资推介会,外界盛传的大D会成员郑裕彤、刘銮雄、张松桥等都现身站台。时年已过八旬,极少露面的郑裕彤甫一出现,便被媒体记者团团围住。"当时给人的感觉,仿佛恒大上市的主角不是许家印,而是郑裕彤。"

  恒大结束香港IPO路演,原本已为恒大股东的郑裕彤,又通过新股认购,加码投资5000万美元。

  2009年11月5日,恒大举行上市挂牌仪式和上市晚宴。郑裕彤、刘銮雄及张松桥再次到场。

  此后,恒大与一直与上述几人有紧密合作。

  2015年,以李嘉诚为代表的港商不断在大陆变卖资产,郑裕彤、刘銮雄、张松桥等人也不例外。而这些富豪在内地资产的接盘人,均为许家印。

  2015年12月2日晚,恒大及新世界分别发布公告,称恒大已收购新世界位于海口、武汉、惠州3个城市的4个超大型项目,总建筑面积近400万平方米,涉及金额135亿元。135亿元也创造了内地房地产收购的历史记录。

  但纪录很快便被打破。2015年12月29日,恒大连发两则公告,宣布以高达204亿元的代价,收购新世界和周大福位于北京、上海、青岛、成都、贵阳的5个地产项目,总建筑面积851万平米,再次刷新房地产收购纪录。

  2015年6月、7月和11月,恒大又分别收购了中渝置地、华人置业等多个项目,许家印在2015年一年接盘上述几家公司的内地资产,涉及金额近550亿元。

  而在2015年年底恒大宣布发行总额15亿美元的永久可换股证券时,郑裕彤认购了可换股证券中的绝大部分,其中通过新世界认购9亿美元,周大福与另一独立投资者认购3.3亿美元。张松桥的中渝置地则认购了剩余的1.7亿美元。

  2016年7月25日开始,许家印开始增持万科A股,使宝万之争的战局更加混乱。

  8月19日,就在万科召开董事会的前一天,市场传出香港两家金融机构买入万科H股的消息。

  根据香港媒体调查,鼎佩证券是郑裕彤家族的御用券商。Nexus Capital的背后大佬,是中渝置地主席张松桥。

  8月31日,恒大集团中期业绩发布会。许家印缺席。"许总去参加全国政协常委会了。"恒大总裁夏海钧解释许家印缺席的原因,随后他又补充了一句,"新世界的董事局主席郑家纯也去了。"
 

  「 郑裕彤部分经典语录 」

  (钱)多了这么过,少了也这么过。只要是够子女读书,够家中大小两餐,足矣 .你今天许诺将整个汇丰银行给我,又有什么用呢?得个‘看’罢了。

  做生意要胸襟广阔,不够阔做不了大事,当然,这个未必每个人都做得到。

  所有行业的兴衰都是有周期性的,在低潮时购进,总不会错到哪里去。

  幸运可能光临你一两次,但她不可能终生都陪伴你。其实,人的一生,‘勤’字才是最重要的,然后是‘诚’字,只要有了这两点,你的事业就基本上奠定了。

  做生意要有一定的利润,但不能只顾追求利润,降低质量,欺骗顾客,欺骗得来的利润,不叫利润,是‘断肠痧’;脚踏实地做买卖才是致富的根本。

  投资与投机是有本质区别的,只有买空卖空才完全属于投机的做法。……所以凡事不要过头,不要博尽。一个商人最好永远不要有敌人,不用视对手为敌人,做生意要胸襟广阔,不够阔做不了大事,当然,这个未必每个人都做得到。我的原则是:大事过得去,小事决不斤斤计较,所以长期合作的伙伴很多。"